热门新闻

推荐新闻

【有问必答】医疗同行亲身潜入,真实体验告诉你医疗真相 - 植发

2017-04-15 09:02

   ,二来用作投资赚回来的钱也够付利息了;  一、回顾历史
     记得小时候我是个发质很好的小孩,什么锅盖头,红孩儿,丫鬟头,绝对招架的住。和母亲大人出门大家都夸我说这个小孩的头发乌黑发亮真好看,为此还冠以小黑头的外号(此年代黑头非彼年代黑头)。
     经历小学中学直到刚上大学那会,还能丈着发质好,烫流行的发型,染好看的颜色,发蜡抓着当年的非主流……直到大三那年,有次一个同学指着我的前额角说,怎么觉得你那里有点稀……这才恍然拿起镜子,惊现透过缕缕青丝那片隐约见底的鬓角,从此和脱发的抗战开始了。
     一开始并没有觉得问题太大,用地方支援地方,把头发留长,讲旁边的头发梳过来遮住,勉强还能恢复尚且无懈可击的秀发,并开始用一些霸王之类的头发洗剂……消极抗战,蒙混过关,自欺欺人的度过大三,大四,大五(医学院五年制),期间经历了暗无天日、日夜颠倒的考研备战日,真是感觉每晚背多少单词,头发就会掉多少根。大学毕业分别那年,记得拍毕业照那天梳了很久才自认为遮住了额头,毕业散伙饭那晚,黄金鱼钩见证古代权贵奢华生活,我祝大家飞黄腾达,大家祝我休养保发,早日恢复当年的怒发冲冠。并断定十年后再聚会时,我必将是最聪明绝顶的那位。毕业送别的车站,女生们泪流满面,我在风中披头散发,狼狈不堪。
    本科毕业后,我背上行囊来大北京继续求学,北京干燥的气候,污浊的空气,一开始让我这个南方来的孩子是在无法适应,口唇干燥,鼻腔出血是家常便饭,奇怪的是头发却愈加油腻。记得入学之前的两个月,我在一个餐厅打工,虽然不是厨师,但每天好像整个厨房的油烟都被我一个人的头发吸走,我就是行走的抽油烟机,我们一个主管叫方太,我叫方叔。
      北京是个熬人毁人的地方,每年夏秋之际,是我掉发最严重的季节,每次洗头,满手满脸都是头发,看的让人发怵,感觉像是电视剧里的化疗病人。一开始心理压力很大,各种上网搜,从那时也了解了一些掉发的原因和治疗方法,查了一些药物和手术的治疗方法,但总是带着一份侥幸放弃了,而且那些年,一个读书的学生,71.04 KB,总是囊中羞涩。于是一拖再拖,头发也一脱再脱,三年后,我毕业了,在北京找了一份工作,开始新的生活。